最新消息:无人机爱好者的资讯站

宣传视频用大疆和GoPro拍摄:造假毁了Lily无人机

资讯 KANZHAJI 3934浏览 0评论  赞 0

上周,知名的无人机创业公司Lily宣布倒闭,这家公司将退还众筹用户的3400万美元预订款。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,美国地方检察官认为,Lily使用其他竞争对手的产品拍摄宣传片误导了消费者。美国媒体福布斯撰文称,正式虚假的视频宣传“杀死”了Lily公司。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:12月20日,Lily Robotics无人机公司陷入困境。

此刻是圣诞节前五天,几十位顾客焦急万分,此前曾花费不低于499美元预订了该公司的旗舰产品,现在他们急于知道能否与之见上一面。

Lily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初创公司,因承诺建造一架自主飞行的相机,成为硅谷最受期待的消费硬件公司之一。2015年5月,他们发布了一段引人注目的发射视频,镜头中,一架带有四个螺旋桨的无人机在皮艇和滑雪板周围呼啸盘旋,视频被疯狂转发,第一个月的观看量就达到530万次。但在2016年12月即该视频面世一年半后,客户一同涌向该公司的Facebook和Twitter账户,询问订单状况。

“本月底至2017年初,我们的美国订单将开始发货,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,”Lily公司12月20日写道,这是其Twitter账号发出的最后一条信息,但从未兑现。该公司本周三宣布停业。

Lily摄像机看上去像是一个脱胎于《星球大战》的人形机器人,不仅有趣,也是革命性的产品。虽然市面上也有其他可捕捉图像的消费型无人机,但似乎都不及Lily功能强大:清晰的视频、防水,“跟随我”的功能,可在手上起飞和降落。

不幸的是,Lily言过其实,从未兑现。在本周三向客户发出的电子邮件中,该公司表示将把从潜在客户手中收取的约3400万美元订购款项全部返还。

次日,旧金山区检察官向该公司提起消费者保护诉讼,认定后者借发布视频,有意欺骗潜在客户,因为视频中对LiLy公司实力的展示,几乎完全是效仿其竞争对手的技术造出的。检察官也开出一项临时禁止令,禁止该公司继续营业,但不限制他们的活动,允许他们将款项退还给客户。

现在一些资深技术人士说,在Lily公司的发展道路上,警示信号随处可见。

“(在预购活动中)以很大折扣来销售产品会极大地分散人们的注意力,”马克·辛格尔(Mark Siegel)说,他是门罗风投(Menlo Ventures)合伙人、Dropcam和Eero等消费硬件公司的早期投资者。“无法显示在公司可获得合理利润的价位上存在多少真实需求。Lily的预购运动声势浩大,但在单位经济效益层面上毫无意义。”

Lily的消亡可被视作消费型无人机行业遭受的另一个打击,此前许多公司发现,设计和批量生产人们想要购买的全功能飞行机器人很不容易。去年夏天,GoPro公司推出了自己的无人机,但由于断电问题而不得不宣布召回;3D Robotics公司尽管资金雄厚,在消费无人机旗舰产品夭折、损失数百万美元后,将业务重点转向企业应用。本周早些时候,由于销售量下降,法国电子公司Parrot的无人机部门减员三分之一。

虽然Lily公司的规模远远不及GoPro或3D Robotics,但可以说,在善于炒作方面如出一辙。他们凭借“相机。再改造。”(Camera. Reinvented)的口号再次向人们展示,如果一家科技企业向客户承诺一片宏大愿景,却未售出一件产品,问题就在出在哪里。如今,几位创始人面临着法律诉讼,即使公司关门大吉,这场官司也将长期使他们不得安宁。

该公司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。

飞行摄影机

2013年9月,安托万·巴勒瑞斯科(Antoine Balaresque) 和亨利·布莱特劳(Henry Bradlow)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地下室创建了一个名为Lily的机器人实验室。巴勒瑞斯科来自法国,在一次环美家庭旅行之后,他产生了制造飞行摄影机的想法。在那次旅行后,他意识到所有家庭照片中都看不到母亲的形象,因为她站在相机后面。

“制造很不容易,好在我们有软件背景,所以学得很快,”两人对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网站如是说。

他们首先从自由创业(Free Venture,该大学的本科创业启动加速器)收到初始融资,之后,Lily又从罗恩·康威(Ron Conway)下属的SV天使基金和安德森·霍洛维茨(Andreessen Horowitz)的董事合作伙伴莎娜·费舍尔(Shana Fisher)那里获得投资。两位创始人随后参考了Dropcam和GoPro等公司高管的建议,花费一年半时间工作制作出产品原型。2015年5月,Lily向全世界发布了一段视频,在网站和社交媒体上播放上百万次。

根据旧金山区检察官办公室的消息,此事该公司的麻烦开始了。在诉讼文件中,区检察官指控该公司故意利用视频误导消费者,并声称拍摄使用的是其他相机和专业无人机。地区检察官的调查开始于几个月前,诉讼中包括Lily创始人的电子邮件摘录,以及匿名的证人证言。

Lily公司没有回应有关案件的一系列电子邮件质询。

诉讼指控称,在Lily公开发布视频对外宣传时,并未生产出单一的产品原型。相反,该文件认为,巴勒瑞斯科和布莱特劳采用非功能性模型来拍摄“广告镜头”,据说Lily摄像机的第一人称视角实际上是来自GoPro产品,它被绑在无人机上完成了拍摄。

在诉讼文件引用的一封电子邮件中,Lily CEO巴拉瑞斯克写信给布拉德·克莱默(Brad Kremer),一位专业滑雪射击视频制作人,声称Lily无人机的拍摄将使用一部“安装到Lily原型上的Gopro摄像机”。

“不过,我们可以告诉人们,我们的拍摄是借助GoPro(以Lily的视角)完成的(因为我们产品的整个概念是,你不需要一个GoPro产品),”他继续写道。“你可以在后期处理中修改一下Gopro的画面,这样人们就看不出是用GoPro拍摄的了……”

克莱默是CMI制作公司的员工,拒绝发表评论,理由是案件正在审理中。

诉讼文件显示,尽管克莱默信誓旦旦,巴勒瑞斯科依旧担心人们还是能看出视频是用GoPro拍摄的。在另一封发给克莱默的电子邮件中他写道:“我担心镜头发烧友近距离研究我们的图像,看出GoPro镜头的独特特征。但我只是在这里推测:我对镜头不太了解,但我认为我们应该非常小心,如果我们决定公开撒谎的话。”

区检察官还认定,该广告的其他部分虽然被消费者认为是Lily拍摄的,实际上却是由一架2000美元的专业无人机(即大疆Inspire)担纲完成的。Inspire由世界上最大的消费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制造,需要另一个人实现遥控操作。Lily从来没有向公众透露,它在产品视频中使用了外部设备。

事实上,2016年1月当《福布斯》记者问及这段视频时,Lily公司的发言人凯莉·科因(Kelly Coyne)说,它已经拍摄了许多镜头,以便剪辑成广告,而且,与拍摄时的产品相比,无人机的不同部位已经大为改进。她没有提到使用Gopros或大疆Inspire。

诉讼文件指出,尽管涉嫌欺诈,视频和随后的媒体报道足以为Lily公司创造大量预购订单。仅在最初两周,预订总额就超过1300万美元,是公司整个促销目标的五倍。六周内,销售额扩大到超过2500万美元。到去年一月,Lily收到的预购订单为6万部,产品单价从499美元到899美元,共计约3400万美元。

许多媒体都被该公司的崇高承诺晃花了眼。在《华尔街日报》的Lily宣传页面上,宣称其“小工具将定义2016年的生活”。2015年《福布斯》也在为飞行摄像机的前景感到兴奋,把巴勒瑞斯科和布莱特劳放入“30 岁以下30位俊杰”(30 Under 30)榜单。

一系列延迟

由于预订单越积越多,该公司开始改变装运日期。原本公司说将在2016年2月向第一批预购客户交付设备。在2015年11月该公司发表了一篇博文,庆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合同制造商已生产出第一批产品。三个星期后,Lily告诉客户,它不得不将装运起推迟至2016年夏天。

当时该公司告诉客户延迟是由于“飞行软件优化、硬件改进,以及额外增加的测试。”旧金山区检察官指控没有理由在2016年夏天交付产品,因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透露,Lily挑选这个日期是因为它“听起来不错”。

2016年8月该公司写道,美国的预订单将于12月开始发售,而国际货物将在2017年初开始交付。公司也给《福布斯》发来电子邮件,说要提供一款产品演示,但在11月28日取消了,此时距离约定期限仅三天。12月19日,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Lily的无线组件可供消费者使用和销售。

然后在本周三,Lily写信给客户,宣布倒闭和退款。

“我们一直在跟逐渐减少的资金赛跑,”公司创始人布莱特劳和巴勒瑞斯科写道。“在过去的几个月中,我们一直试图确保融资,以启动生产线,发运第一批产品,但一直无法做到这一点。因此,我们深表遗憾地说,我们正计划关闭公司,并提供退款给客户。”

翌日,旧金山区检察官办公室提起诉讼。

早有预谋的倒闭?

科因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诉讼与公司倒闭无关,后者早在数周前就计划好了。她还说,Lily的两位创始人没有意识到诉讼随后而至。

一位熟悉调查的消息人士说,该公司数月前已获知的调查结果。令人不明的是,如果该公司几周前就知道会关闭门,为什么还在Twitter上通知客户,出货量仍定于12月20日。

一些客户对此结果并不感到惊讶,因为Lily早已对大多数电子邮件停止回复。

“我的期望起起伏伏,”Lily的一位早期客户吉姆·福赛特(Jim Fawcette)在电子邮件中说。“早在2015年初他们已经收到我(和许多其他人)的汇款,几个月前停止回答客户支持消息。”

客户可能不是唯一感觉被欺骗的人群。该公司筹集了1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资金,主要来自星火资本(Spark Capital),后者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。区检察官获得的文件显示,该公司还以强劲的预购订单作抵押,从硅谷银行获得400万美元贷款。

单单这些钱是不够的。一位熟悉该公司问题的消息人士说,Lily去年试图再筹集1500万美元.。Lily还接触了Snapchat的母公司Snap,讨论有没有可能被收购,因为社交媒体巨头进军试图利用Spectacles (售价129美元的新型太阳镜,内置摄像机)进入视频采集硬件产业。Snap为这笔交易开了绿灯,因为Lily的预购订单火爆,此事首先被《商业内幕》网站披露出来。Snap的发言人拒绝置评。

多位消息人士称,按照投资者的指示,Lily也与其他潜在收购者见过面,其中包括DJI。熟悉内情的人披露,两家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会见,但Lily的创始人对协议持反对态度。DII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做出评论。

在一个可以利用预购订单刺激消费者的世界里,Lily的倒闭可能测试出消费者对众筹项目的信心。虽然每一个技术企业家貌似都有远大愿景,但营销和涉嫌作假的视频只能走到这么远。Lily案件定于下星期三出庭。据说该公司CEO巴勒瑞斯科在企业倒闭后回到法国,与家人在一起。

“如果你正在’展示’的东西不是真实的,那么你需要讲明白,”门罗风投的的辛格尔说。“否则就是欺诈行为!我不同情。”

来源:http://www.cnbeta.com/articles/577101.htm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头像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
*

;;) ;) :x :sml :sc :meem :m :kb :k :jy :jx :ggerg :gan :dx :ddwed :crky :cool :cece :c :by :D :42 :41 :40 :39 :38 :37 :36 :35 :34 :33 :32 :31 :30 :29 :28 :27 :26 :25 :24 :23 :22 :21321 :21 :20 :19 :18 :17 :16 :15 :14 :13 :12df :) :(