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无人机爱好者的资讯站

水库泄洪一男子被困车顶 无人机送吃喝冲锋舟救援

资讯 KANZHAJI 76浏览 0评论  赞 0

10月3日,丹东宽甸太平哨镇上游水库开闸泄洪,一男子被困车顶,丹东消防救援支队先后出动消防车8辆、指战员40名、冲锋舟3艘,鏖战31小时成功救援。

“没想到睡了一觉差点就要了我的命,太感谢你们了,是你们把我从鬼门关上拽了回来……”

(消防人员驾驶冲锋舟强渡救回被困人员。丹东消防供图)

本想着在车里睡觉休息后再接着干活的小刘咋也没想到,一觉醒来,车外竟然闪着粼粼波光,而惊醒他的,是漫进车内泡上双腿的河水带来的阵阵凉意。

一觉醒来 孤车周围滔滔洪水

还不到40岁的小刘来自四川,在丹东宽甸太平哨镇一家沙场打工,主要就是开着大翻斗车装运沙子。

10月3日,天降大雨,上游水库开闸泄洪,接到通知的沙场工人都撤离了,小刘却没有撤,“家在四川,这边也没家人,搁哪不是睡觉?反正睡醒了还得干活。”

就这样,看到大雨下了一阵有停的趋势,小刘就在沙场里自己开的大翻斗车里睡上了。而就在他睡得香的时候,河水涨了起来。

汹涌而下的河水漫过沙场、漫过河岸、漫过车轮,一直漫进了驾驶室,大翻斗车也开始倾斜。

“下半身怎么这么凉呢?”

双腿泡在河水中的小刘终于被凉意惊醒,看了眼脚下,“哪来的这么多水?”再往车窗外一看,滔滔河水几乎与视线平齐了。他猛一激灵,“完了,涨大水了!”

水位还在上涨,眼看着已经没过车窗,灌进车内。好在小刘还算冷静,没有摇上车窗把自己困在车内,而是砸开前风挡玻璃爬出去上了车顶,掏出手机报警求救。

大水封路

12小时后救援人员靠近河边

“我们是大约晚上10点接到求救的。”丹东消防救援支队左子元街站副站长郑延淼告诉记者,因为当日太平哨镇降水达到150毫米,道路水淹严重,等他们到达离沙场最近的庙沟村时,已经是晚上12点了。

“到沙场还有三四公里,已经没法走车,我们就下车冒雨步行。”郑延淼说,为了加快速度,他们带着抛投器、绳索、锯、照明、救生衣等轻装前进,“就这样负重也不轻,抛投器就得六七十斤。”

因为到处都是积水,不知深浅,郑延淼拿着探杆在前,一步一探地带路前行,“背着几十斤的东西,黑灯瞎火的,又不熟悉地形,穿苞米地都是最好走的了。”有村民告诉他们“别往前走了,沙场那现在谁也过不去,谁来也白费。”

郑延淼说,他们不死心,尝试着走了3次,最远的一次走出能有1公里远,“最后还是不得不撤回。”“好在河水不再上涨了,和小刘联系,他还挺平静,在手机里说河水一直在他脚底下,没有了继续上涨的势头。”

和当地政府、警方商量后,大家决定保持和小刘的联系,第二天天亮再往前走。10月4日上午8时许,救援人员再次出发。“趟水走,穿大地、钻苞米地,水最深1米多。三四公里走了两个多小时,上午10时许终于赶到河边,看到了露出的车顶和小刘。”

无人机送吃喝

搭建绳桥横渡救援失败

看到小刘没事,大家开始研究救援方案。第一是得保证小刘的体力,毕竟他已经十五六个小时没吃没喝了,而且身上都湿透了,外衣都脱下来了,“雨一直没停,就穿着个三角裤头,估计这一晚上也冷够呛”。

当地政府部门从宽甸县城调来大功率无人机,给小刘送吃喝和防寒用品,还送过去一部对讲机。郑延淼介绍,“无人机一次最多只能飞8分钟,每一次都得重新充电,挺费时间。”

这段时间,消防队员一次次从村里向岸边运送救援设备、物资,一趟就得一个多小时。郑延淼告诉记者,经过对上下游水量的调查,短时间内水位不会下降太多,依靠冲锋舟救援的方案不太合适,大家决定搭建绳桥横渡救援。

因为大翻斗车露出水面位置有限,消防队员使用大功率无人机把投绳送到了小刘手中,“我们一再询问,小刘表示自己‘会绑’,能绑结实。他把投绳牢牢地绑在了大翻斗车上。”

这边岸上大家也动了起来,绳桥搭好了。“可是跨度太大了。”郑延淼说,因为距离较远、高度不够,“从岸上到大翻斗车直线距离是83米,实际绳桥在90米左右。我们队员装备好横渡的时候,还不到一半距离就下坠到水里了,尝试3次都没能成功横渡过去。”

关闭水库闸门

20分钟冲锋舟强渡成功救人

10月4日晚9时许,小刘在车顶上被困已经将近24小时,脚下奔腾的河水哗哗地从驾驶室里流过。“就那么一平方米不到的地方,不管是水的原因还是人的原因,意外随时可能发生。”

这时,增援到了。丹东消防救援支队全勤指挥部带着水域救援专业队——滨江西路消防站25名指战员和2艘冲锋舟赶到现场。经专业人员研判,现场水情冲锋舟无法强渡。

怎么办?滨江西路消防站指导员陶树强说,各部门协商后,决定由当地政府部门与水库方面沟通,关闭放水闸门20分钟,利用这20分钟,消防队员驾驶冲锋舟强渡救援。

10月5日凌晨1时许,两艘冲锋舟准备完毕,在岸边下游距离大翻斗车50多米远的地方,陶树强带队、王双武驾驶、再加上宋天龙为一组,负责强渡救人;另一组人员也下到水中的冲锋舟待命,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。

闸门关上了,河中水位开始下降。“说是20分钟,实际上没有那么多时间。”陶树强告诉记者,等待水位下降就用了10分钟,随着河中间沙场的高处渐渐露出水面,他一声令下,冲锋舟与水流呈45度冲进河中。

靠到缓流区后,因水位下降,高地和大翻斗车之间出现了一条“小路”,就是原本河底隆起的石滩,陶树强和宋天龙跑到车前,“小刘光着脚在车顶坐着,问他怎么样,他说挺好、没事。我们要背他,他说自己能走,扶他走的时候我们发现他没鞋,说是被水冲走了。”

上了冲锋舟,宋天龙帮小刘迅速穿上救生衣坐好,王双武驾舟回返。

也许是一直看着救援人员忙活并不感觉孤独,被营救后小刘还挺平静,他说:“我开了多年的砂石车,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没想到睡了一觉就差点要了我的命,太感谢消防员了,是你们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!”

丹东消防救援支队先后出动消防车8辆、指战员40名、冲锋舟3艘,从10月3日晚10许接到求援到5日凌晨5时许安全归队,鏖战31个多小时。

 

来源:辽沈晚报 特派本溪主任记者 金松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
*

;;) ;) :x :sml :sc :meem :m :kb :k :jy :jx :ggerg :gan :dx :ddwed :crky :cool :cece :c :by :D :42 :41 :40 :39 :38 :37 :36 :35 :34 :33 :32 :31 :30 :29 :28 :27 :26 :25 :24 :23 :22 :21321 :21 :20 :19 :18 :17 :16 :15 :14 :13 :12df :) :(